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字号:  

盛大游戏深陷股东内斗 银泰半路截胡遭大股东中绒集团反击

  • 发布时间:2016-06-27 07:10: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书海

  ■本报记者 矫 月

  在中绒集团成为盛大游戏大股东之后,有望平稳过渡的盛大游戏却因为银泰集团的强势入股而被搅乱一池春水。

  一位接近中绒集团的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中绒集团在成为盛大游戏的大股东后,秉持着平稳过度,不影响盛大游戏正常经营的想法,并未对盛大游戏的管理层进行更换和变动。但谁知道银泰集团进来后,在大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大动作,对盛大游戏的原高管进行了更换。”

  银泰入股后清洗盛大高层

  大股东反击称其无权任命

  据记者了解,中绒集团在拥有盛大游戏的实际控股权的情况下,为了维稳和不影响盛大游戏业务运行,并未更换盛大游戏的原有高层。但是,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在获得盛大游戏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后,任命谢斐作为银泰集团代表出任盛大游戏CEO的行为,触动了中绒集团的神经。

  有报道称,在银泰旗下控股企业进驻盛大游戏,谢斐出任新任CEO仅1个月后,盛大游戏CFO姚立和CAO张瑾即被当场解职。据知情人士爆料,姚立和张瑾是被人强行带离公司,办公室内被贴上了封条。

  业内普遍认为,张蓥锋、张瑾、姚立、朱笑靖是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系人物,而随着朱笑靖的离职和张蓥锋的股权转让,盛大的元老级人物张瑾和姚立终未能幸免。

  资料显示,张瑾2009年加入盛大。自2011年5月起担任盛大网络集团高级副总裁,分管企业对外传播沟通和人力资源相关工作,是盛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曾任盛大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职务。

  2014年11月份,盛大游戏宣布任命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瑾为盛大游戏首席行政官(Chief Administrative Officer),分管及协调非业务的内部管理支持工作。加入盛大之前,张瑾曾任联想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全面负责大中华、印度、俄罗斯等全球新兴市场人力资源工作。

  同时被解职的还有CFO姚立,资料显示,姚立是2007年就加入盛大集团,作为分管财务的集团高级副总裁,曾经担任Actoz Soft的董事和首席财务官,并于2013年3月起担任盛大游戏的董事,与盛大游戏有深厚的渊源。

  2015年4月份,盛大游戏宣布原首席财务官魏诚枢离职。时任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的张蓥锋发布内部邮件宣布,晋升盛大游戏董事姚立为公司首席财务官。

  对于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获得盛大游戏的股权之后清洗盛大游戏高层的行为,大股东中绒集团不再保持沉默。

  “首先,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获得盛大游戏的股权一事本身就有争议,其次,谢斐作为银泰集团代表出任盛大游戏CEO一事也是在大股东中绒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的,这种任命并不被大股东所承认。”上述接近中绒集团的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谁能说以前的管理团队就不能经营好盛大游戏?谁又能保证谢斐出任盛大游戏CEO后能够把盛大游戏发扬光大呢?”

  据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中绒集团是根据媒体报道获悉JW HOLDINGS CAYMAN LP的实际控制人沈国军于今年4月29日直接宣布任命谢斐为盛大游戏CEO。“之前,并没有相关人士通知中绒集团。”

  对于谢斐的此次任命,中绒集团公开表示,未经盛大游戏全体投资人的一致同意,盛大游戏的投资人,盛大游戏所属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权变更盛大游戏原有管理架构,包括无权任命和撤换盛大游戏高层管理人员及变更相关高层管理人员的职责权限。

  中绒集团认为,盛大游戏(开曼)作为盛大游戏的附属公司之一无权任命盛大游戏的任何高层管理人员,JW HOLDINGS CAYMAN LP的实际控制人沈国军也无权任命谢斐为盛大游戏的CEO。

  银泰持股权惹争议

  大股东一纸诉状告上法庭

  从现有公告可见,自从2014年1月份至今,盛大游戏近两年经历了7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最新的一次是今年5月份,盛大游戏宣布引入银泰集团成为新股东,原华数传媒副总裁谢斐也随着银泰入局成为盛大游戏新CEO。

  盛大游戏私有化在第六次财团变更之后,形成了9大股东平台,而9大股东又归属于3大派系,分别是中绒集团、世纪华通和盛大管理层。

  从股权划分来看,中绒集团拥有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和表决权总数的46.66%。世纪华通持有43%的股权和略高于16%的投票权。而盛大游戏管理层持有9%股权及34.5%投票权。其中,银泰集团的股份来自于代表盛大游戏管理层利益的持股公司亿利达的转让。

  据《证券日报》记者从中绒集团处了解,中绒集团曾与盛大游戏管理层签订了一份承诺书称,“未经中绒集团书面同意,盛大游戏管理层不能向第三方直接或间接转让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

  对此,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否认签署过上述承诺书。其表示:“第一,我从来没签过(承诺函),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第二,这不能签,这涉及到违法问题,因为在SEC私有化披露中做过承诺。”

  那么,承诺书是否真实存在呢?中绒集团和张蓥锋的说法到底谁的正确呢?

  对此,有接近中绒集团的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这个承诺书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中绒集团已经将亿利达、上海蓥锋及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都起诉到了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证据已经上交法院,而法院也受理了该案件。”

  据了解,中绒集团起诉的原因是“张蓥锋曾经代表蓥锋投资和亿利达和中绒集团签订过一份书面承诺函”。

  根据承诺函要求,张蓥锋、上海蓥锋和宁夏亿利达应按照中绒集团指示,行使股东权利。包括按照中绒集团的指示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或提出提案,提名、同意、表决公司的董事会主席、董事、高级管理人员。

  此外,未经中绒集团书面同意,亿利达和上海蓥锋的股份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让、质押给任何第三方。亿利达不得增加新的合伙人,不得作出任何可能影响亿利达存续或者控制权转移的行为。如果承诺人因违反该义务而给中绒集团造成损失,应当赔偿。

  中绒集团表示,亿利达于2016年4月份将持有的亿利盛达全部股权转让给银泰集团子公司JWHOLDINGSCAYMANLP,使得承诺内容无法兑现,给中绒利益造成严重损失,要求判决这笔交易无效。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这笔交易被判无效,张蓥峰和上海蓥峰有可能要购回股份,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将面临再一次变更的命运。

  盛大游戏管理层内乱

  抗议张蓥锋私下转让股权

  据了解,盛大游戏5月20日宣布,管理层已将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有分析人士称,张蓥峰之所以将股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是因为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股权之争的原因。

  但是,张蓥锋为代表的盛大游戏管理团队并非所有人都赞成张蓥锋此次转让股权的做法。有报道称,亿利达的背后是整个盛大游戏管理层,但是部分管理层认为,张蓥锋在没有和全体亿利达合伙人商议沟通的基础上就做出转让的决定,侵害了相关合伙人的权利和利益,将可能面临诉讼。

  报道称,这部分管理层通过亿利达合伙人银信资管,对上海蓥锋出具了《关于未经全体合伙人同意不得擅自出售宁夏亿利达所持任何权益的声明》。该声明中称,张蓥锋自今年2月份以来长期滞留境外,不履行管理职责。蓥锋投资作为亿利达执行事务合伙人出资1000万元,张蓥锋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4.4亿元,但两方合伙人并未实际出资,收购盛大股权所用资金全都来源于其它有限合伙人。

  银信资管公开表示,张蓥锋及蓥锋投资在未经亿利达全体合伙人同意便擅自出售股权的交易,违反了相关协议约定和《合伙企业法》的规定。根据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利润,张蓥锋和蓥锋投资实际上并不能参与分配。张蓥锋的做法侵害了LP的权利和利益。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