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天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字号:  

微信支付高层地震 腾讯金融战略层面领跑者缺位

  • 发布时间:2016-05-16 08:25:50  来源:海外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书海

  在经历了微众银行正副行长相继离任和财付通高管流失后,腾讯金融业务近期再度遭遇人才地震。

  微信团队公布微信支付总经理吴毅因个人原因离职,引发业界关注。作为业务体量和用户占有率可以与支付宝对标的唯一对手,微信支付在腾讯业务体系内的规格却与其价值并不匹配,这成为舆论对吴毅离职原因作出的主要猜测。

  尽管腾讯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吴毅因个人原因离职。”不过,在吴毅离职的背后,腾讯金融业务的战略地位和布局逻辑又一次引发讨论。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何进一步整合金融业务架构,明确谁是腾讯金融业务的核心领跑者,可能是腾讯内部需要回答的重要问题。

  高管出走,引发组织架构质疑

  在离开微信后,吴毅转战新兴消费金融公司分期乐,投身互联网金融创业大军。

  公开资料显示,吴毅2007年加入腾讯,历任财付通副总经理和微信支付首任总经理。2012年,吴毅作为第一负责人启动了微信支付项目并在次年推动微信支付上线。2014年1月,微信支付推出微信红包,成为移动支付现象级产品。“微信红包设计师”也成为吴毅履历上最为重要的一笔。

  高管出走无小事。公开资料显示,自2013年8月正式推出以来,目前微信支付绑卡用户数已超过3亿,线下门店接入微信支付总数超过30万家。而用一年时间击破支付宝10年努力的“微信红包”,成为让微信支付“诺曼底登陆”的头号功臣。坐拥腾讯顶级资源与微信6.97亿的月活账户数,吴毅的主动出走引发了业内普遍关注。

  吴毅在离职消息公布后公开表示,互联网消费金融是一个万亿级市场,蚂蚁金服刚刚获得45亿美元的B轮融资,分期乐是国内创业公司中少见的未来能够对标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我非常高兴能够加入分期乐,加入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创业大潮,相信这是我事业发展上的最佳选择。”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高管级别出走通常多为几个因素:原公司业务发展方向与个人期待不一致,原公司提供的发展空间和回报与个人意愿有落差,也有情况是在原公司取得巨大突破后个人发展陷入瓶颈等。

  事实上,正是在微信支付的推动下,才使财付通脱离了虽然发展十年却远远落后支付宝的窘境。在带领微信支付快速与支付宝进入同一对标阵营后,可以看作吴毅个人职业发展上的重大突破。

  但值得注意的是,微信支付虽然已经成为唯一能与支付宝对标的对手,但其业务规格层级却与支付宝有所差距。作为具有600亿美元估值独立公司中最具价值的部分,支付宝是支撑蚂蚁金服的最核心资产。但微信支付,在业内看来仅仅是前端有商务拓展,但没有后端运营的支付通道或支付功能。吴毅虽然已经成为微信支付的领军者,但仍是腾讯集团内部微信事业群中的一员。前述业内人士认为,本质上讲,吴毅在腾讯仍然是“打工者”,而加入“少见的未来能够对标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分期乐,可能更符合其独立发展的期待。

  事实上,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腾讯金融业务一直是以产品形态单兵作战,直到去年8月,曾传出腾讯将成立金融事业群,以此提升金融板块在集团内部地位的消息。但到了9月,腾讯最终只以内部邮件形式低调公布了《关于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组织架构调整的通知》,撤销此前以财付通为主体构建的金融业务架构,全部划入到新的“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下。在业内看来,这一条线与金融事业群差着一个等级,而作为财付通前端功能的微信支付也并未划归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隶属于微信事业群的微信支付,与隶属于企业发展事业群中的“支付基础平台和金融应用线”并未整合到一起,业务上实际处于各自为政的割裂状态。

  事实上,如果不讨论已经向“BATM”进发的蚂蚁金服,即使与百度、京东等市值、业务规模和腾讯均存在较大距离的公司相比,腾讯的金融业务步伐也稍显缓慢。公开信息显示,京东早在2014年就将金融业务独立拆分为京东金融,寄望于让金融生态反哺集团。而百度虽然在金融业务上起步晚,支付业务远逊阿里腾讯,也在今年年初将分散在多个业务条线下的金融产品整合升级为金融事业群,宣告将金融作为重点战略的决心。

  腾讯逻辑下谁做领跑者?

  对于腾讯的互联网金融战略,腾讯集团副总裁赖智明曾公开表示,以支付为基础,是腾讯发展金融的特色,全面的资产管理公司并非腾讯的目标。

  一位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对记者指出,如果把阿里、腾讯和京东放在一起观察,蚂蚁金服是典型的平台叠加模式,支付、理财、征信……每一个业务都能成为独立的品牌进行叠加,类似积木,随时可以拆分。而腾讯在金融业务上采取的更相近于一种联邦制的体系,通过参股、合作等形式发展互联网银行或者理财业务,相对松散。

  事实上这也正是马化腾的逻辑所在,马化腾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表示,腾讯不适合做太复杂、太深入的东西,希望投资、支持外面的一些团队去做,而不是全部在自己体系内做。“我们的架构可能更适合做一些基础性的、平台性的、普适性的连接器。”

  但这些看似松散的金融业务核心却都指向同一个关键能力——社交。在前述观察人士看来,腾讯之所以未能做到像阿里独立蚂蚁金服一样将微信支付做拆分,与腾讯的强社交基因具有直接关系。“事实上,腾讯最大的优势和障碍都在社交。不仅仅是微信支付,包括QQ音乐、QQ游戏、QQ钱包在内的很多产品虽然已经达到一定业务体量,但脱离腾讯的社交体系后,则面临极大发展风险,其业务对于平台是一种强依赖形式,各个体系都很难独立拆分形成独立生态。而反观阿里,其社交黏性不强反而让其更容易进行客户群区隔,较易于完成拆分。”

  事实上,腾讯在金融领域确实拥有一个对其社交基因弱依赖的业务——微众银行,但上线不到一年内,行长副行长相继离职也令人扼腕。

  因此,对于业界呼吁微信支付拆分的声音,腾讯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下,答案是一概否认。不仅来源于腾讯本身的业务发展逻辑,更在于其强社交基因下拆分业务前景的不确定性。

  一位支付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微信支付用“红包突袭”在一年内做了支付宝12年的事情,但毕竟金融是需要一步一脚印发展的行业。基础不牢叠加快速发展带来的问题,事实上在今年3月微信宣布收费时已经开始显现。“微信此举与其无法支撑跨行业务产生的高额手续费有关,但支付宝之所以没有出台类似措施,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其在十多年的时间中已经将触角深入了大批商业银行,在手续费上转身余地更大。而微信在合作的银行数量上,可以透露的是与支付宝还具有较大差距。”

  而另一个压力来自于腾讯内部。据知情人士透露,长期以来,“内部竞争”是腾讯青睐的一种管理手段。微信钱包和QQ钱包的“左右手互搏”一直为业界津津乐道。从腾讯方面对此问题一贯的官方回应来看,二者之间更多是对不同年龄层不同区域用户群的补充,但在实际运营层面,双方资源争抢的竞争关系与资源内耗同样无法回避。

  事实上,这种内部协调问题在用户同时使用几个工具上时可以明显察觉。虽然同样是腾讯的产品,但作为微信支付后台的财付通甚至不能和微信支付共享绑卡数据。此前在腾讯推广QQ钱包时,财付通和QQ钱包绑卡快捷支付是互通的,而微信支付虽然后台支付系统同为财付通,但绑卡数据和财付通、和QQ钱包都不互通。而财付通的登录页面上,也只能通过 QQ账号或手机QQ扫码登录,并未与微信打通。这也显露出分属不同事业群内金融业务协作的割裂局面。

  在前述互联网金融观察人士看来,以腾讯目前的金融业务战略来看,战略层面还没有确定核心的领跑者。虽然QQ钱包和微信支付可能仍会并行较长时间,但在战略布局上,或许需要一个更明确的领跑者去整合全局。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