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上千家中国企业参展CES 多数无人喝彩

  • 发布时间:2016-01-12 06:54:51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夏  责任编辑:王磊

当地时间2016年1月7日,美国拉斯韦加斯,亿航公司展示其可载人无人机。

  刘晖已经第8次飞抵美国拉斯韦加斯CES参展,可他还是迫不及待要第一时间冲进展厅。让这个清华大学毕业的理工男兴奋起来的,是2016年国际前沿科技的流行趋势。

  2016年1月6日至9日举行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有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4119家参展商,超过150000名专业观众,超过6000位全球记者。刘晖和国内赶来的其他参展者、观展者们都有同样的感觉,年复一年的科技盛宴在今年“中国味”特别浓,CES的4119家参展商中,共有1300家中国厂商,其中652家来自深圳。不过他们发现:除了无人机等少数领域,国内企业超高占比的数量和靠科技创新引发的掌声还不成正比。

  两家中国企业盛大发布“吸引眼球”

  在不少参展者看来,本届CES上最吸引眼球的中国企业发布活动有两场,一是乐视与法拉第合推电动汽车,还有就是华为的四款新品齐发。

  乐视集团是首次参与CES,来了100多号人马,旗下TV、超级汽车、体育、车联网等业务产品均有亮相。和法拉第合作的超级电动汽车FF Zero1引发了国际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不过FF Zero1更多是一款概念车,何时走入现实还未可知。“没有哪家车企会提前公布产品开发进展的,我们也一样。”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对记者表示。

  华为在CES上发布了国际版Mate8、金色版Nexus 6P以及智能手表新品,也吸引了大批参展者。展厅站满了人,不少国外“粉丝”发出欢呼。当现场讲解Mate8快速充电技术和指纹识别技术时,人群发出了感叹声。

  其他中国企业也占据不少CES的核心展台。“夏普、东芝、惠普等老牌厂商已经离开CES舞台,以前微软所在的展位现在被长虹占据了。”刘晖感慨。

  刘晖从2003年就开始参展,见证了近年来CES的渐次变迁。和前7次来CES所持的记者身份不同,这一次,刘晖到拉斯韦加斯是代表京东智能团队,主持一场和全球领先的音响产品制造商哈曼的发布活动。

  刘晖表示,TCL、长虹、海信等家电企业的电视屏幕上,全天滚动播放着绚丽、动感的高清图像。对于原本不缺声名的老牌巨头而言,在CES占位和亮相已成某种规定动作,发布新品博眼球并非主要目标。一位国内参展者认为,虽然有更多的国内企业参加CES,但从创新的角度看,除了无人机等少数几个领域,获得的掌声并不多。

  无人机展区再掀“中国风”

  CES设立的无人机展区基本被中国公司包场,馆内充斥着螺旋桨发出的呜呜声,凉风一阵一阵地涌来。每家无人机开发者都试图从不同角度阐释,相较大疆是如何不同。

  大疆是一家成功的中国无人机公司,目前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达到70%。大疆曾经在亮相CES后,获得《经济学人》、《时代周刊》、《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关注,进而声名鹊起。

  1月7日上午,当记者来到亿航展位的时候,创始人熊逸放正在CNN镜头前做介绍。采访完成后,他赶紧嚼了几口饼干,又被拉去一处接受国外媒体专访。前一天,1月6日,亿航科技刚发布了一款可载人无人机,当日投资人徐小平亲自站台,展位周围水泄不通。

  虽然这架飞机还没有真正试飞,但从吸引关注的角度,亿航成功了。通过发布可载人的无人机,亿航向外界显示有了一家能够与大疆同台竞争的飞行器厂商。

  CES大热门VR(虚拟现实)展区与无人机是同一场馆,每天9点开馆时间一到,堵在门口摩拳擦掌的人群如同听到发令枪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统一方向冲向Oculus,却发现位子已被提前入场的展商排满。

  在该场馆内展示的中国厂商屈指可数,蚁视是其中一家。蚁视CEO覃政告诉记者,这是因为今年带来的第二代技术,头盔产品还无法提供体验。他记得去年这边展出的VR厂商只有5、6家,今年达到近20家。

  初创展区“中国公司不多”

  此外,本届CES的初创企业位于金沙馆(Sands)的G区,也得到了许多媒体的关注。本来地处偏僻西区的金沙馆,却成为近年来CES的大热门,不仅媒体扛着长枪短炮前往,投资人、知名企业高管也会去寻找灵感。

  “之前冷冷清清,伴随着初创企业进驻变得越来越火热。现在看,反而是这里面比较有趣。”刘晖说,今天展在主馆的那些成熟、酷炫的产品,其实很多都是在金沙馆完成了处子秀。

  “国内土豪企业直接去订主馆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里。金沙馆的G区(地下一层)专为诞生三年以内的start-up(创业者)开辟。”uSens凌感科技的孙琳表示。她告诉记者,G区租金相对实惠,2000多美元,折合1万多点人民币。uSens是由在美留学工作的中国团队创立,开发一款AR与VR相融合的产品。

  与uSens相隔一条过道,也是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创业项目,创始人bicheng han还在哈佛念博士。他向记者展示了意念控制技术,即如何利用自己的脑电波来开关灯泡。这款呈现出了好莱坞科幻大片效果的产品,目前已经接到了来自微软、英特尔等公司的合作意向。

  “搜狗的王小川在关注我们的项目。”bicheng han边说边指给记者看,果然,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搜狗CEO王小川肩挎一个粗糙的帆布袋穿梭在展台间。

  不过在备受瞩目的G区,中国本土公司并不多。

  选错场馆的中国创业者

  Westgate是CES的一个分展馆,相比CES的主馆逊色许多:一个挨一个简陋的格子间,9平方米,只能放下一张桌子、两三把椅子,堆放部分展品和宣传册。这里聚集着数百家中国展商,记者发现用普通话完全可以自由交流。

  虽然Westgate距离主馆并不远,观展的人们却情愿在主馆排起长队,等候两三小时,反而很少移步问津这里。记者过来几次发现,媒体基本不会关注到这边,多是展商间交流,时不时国内外经销商会走过来了解一下,交换联系方式。

  掌上心电联合创始人宋银峰向记者表示:第一回来CES没有经验,展位设在Westgate是个错误。“这里大都是些手环、电缆线、手机壳、移动电源、转换插头的制造商,来简单寻求贸易。”他参展的是一款测试心率的移动医疗产品,主要来这里展示技术。

  在CES所有展厅内均不允许交易,官方发布的传单上写着,“CES政策绝对禁止市面零售”,并表示,管理部门会到场馆视察,一旦发现即关闭展位。

  “Westgate展出的有些产品在参数上与主馆同类尖端产品相差百倍,差距摆在那里。”宋银峰说,但还是会有国内外贸易企业来这边接洽,连接较为低端的市场。“他们纯粹是来卖东西的。”

  国内厂商迫切站上国际舞台

  贾思源、郑冬平二人在深圳合伙开了一家设计公司,他俩见证了智能硬件市场的发展壮大。这次参展他们发现深圳来的厂商真多,“一刷朋友圈,发现好多人都在CES。”

  “现在但凡有自己品牌的,包括软硬件公司、电商、网站,都想要做硬件产品,肯定要联系深圳这边的工厂。”贾思源表示,近年来有一种趋势,这些“替人做嫁衣”的深圳小企业越来越渴望建立自己的品牌。这些小企业大部分在Westgate展区。

  CES无疑是树立品牌的最好平台。官方数字显示,CES今年4119家参展商中,共有1300家中国厂商,其中652家来自深圳,占比50%。

  来自深圳的小西科技创始人黄金龙说,来CES主要是为了看看新产品、新方向、新技术,接触高水平的意向客户。“能拿到一两个奖项最好,曝光后以此背书去做营销推广或者融资。”黄金龙正进行个人10年内的第四度创业——专为儿童设计的智能机器人。

  不过对于那些千里迢迢赶来,却和观众、媒体互动稀少的厂商,黄金龙认为,“来这一趟很不值得。”

  “Westgate最普通的格子间展位,4万块租金,参展人员的机票、酒店成本平均要两万。CES期间,平时几十美元的酒店都涨价到几百美元。”他说。

  宋银峰感慨,在CES一圈转下来,大多数深圳企业还是在低端制造领域同质化竞争,“仿佛是一个大的生产车间”。

  ■ 侧写

  小参展商在寒风中等车

  对于已经成功或接近成功的企业、投资人、创业者,在CES每晚都有参加不完的Party和要见面的熟人,但大多国内展商还是要独自解决晚饭问题。

  Westgate展馆里的一位国内参展人员告诉记者,胃里实在受不了汉堡、热狗,他选择坐两个小时车去吃一顿川菜。还有展商表示,自己不认识路语言又不通,都是寒风里等候穿梭巴士。

  CES展出前后,赶上拉斯韦加斯天气阴沉多雨,风吹在身上寒森森的。他们在穿梭巴士的长队里哆嗦。“住得远,不会坐车,每天都是步行一个多小时回酒店。”某展商说,其实有班车坐算不错了。

  不过这些都没有被展示出来,他们会做的是:第二天翻看会刊,上网浏览国际媒体报道,将关于自家的产品介绍部分拍摄下来,通过社交媒体向未能亲临现场的人们宣布:看,我们在CES获得了关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