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天

科技 > 创业 > 正文

字号:  

APUS李涛:人生为大事而来,创业需要格局观

  • 发布时间:2016-03-11 15:19:37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马跃  责任编辑:王磊

APUS创始人李涛

  “……如果要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

  让我们把时光追溯至2015年12月26日。彼时,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正在浙江卫视《华商启示录》的舞台上现场演唱着刘德华的经典曲目《今天》,不输原唱的演绎赢得了现场观众的惊叹与阵阵掌声。

  熟悉李涛的人都知道,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他是一个极其热爱生活的人,演唱功底不输当下的诸多“好声音”们。至于为什么选择演唱《今天》这首曲目,李涛表示,这首歌曲的内容大致上体现出他当下的心境,也展现了他从未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感性一面。

  人生为大事而来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2014年,李涛放弃了700万美元股票离开奇虎360创办了自己的公司APUS,他自称为这次创业准备了10年。人生为大事而来——李涛说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十分清晰,想要成功逐梦,就必须明确自己应该在什么阶段做什么样的事。

  1998年,通信行业在中国是如日中天,最火、挣钱最多的时候,李涛从大唐电信辞职出来创业做3721。“我一个月拿五百块钱,进入互联网领域,但这个选择让我进入到了中国最朝阳的产业,开始我的经验和知识积累,改变了我的人生。”到今天为止,李涛还有很多朋友在通信行业或者外企工作,“从我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五年之内我远远不如他们,可是五年之后,我已经跟他们不一样了。”

  业内人称,李涛开创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代理渠道,誉其为“中国渠道营销之父”。最多的时候,有五千家代理商在帮他们卖东西,李涛和他的伙伴们也曾经一度掌控了整个中国互联网中小企业服务70%的流水。

  2003年底,3721作价1.2亿美元卖给雅虎。当3721要卖给雅虎的时候,李涛反对无果后离开了。“我为什么要跟着去呢,雅虎根本没有前途。在这点上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出一个重大判断。当时我们控制着中国互联网这么大的流水,3721是完全有机会做的更大、更成功。”此后,李涛对自己的战略判断越来越有信心。

  从3721到360,李涛为创业准备了10年。“在3721,是我对整个销售营销体系的一个理解和检验,从3721出来的几年,自己创业包括到图吧,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补充了我对BD、PR和运营这部分工作的经验,以及实践了我在管理上的理念和想法。”

  2009年,李涛离开图吧,同时拿到两份Offer,一份是老周(周鸿祎)让他到360,那时候360刚刚开始做安全还没起来,另外一个是到易查做CEO,做移动搜索。李涛最终选择了360,“因为我认为我还有不足的地方,所以我摒弃掉以前跟老周的很多争执,我认为他在产品理念、在方向选择上确实有高人一筹的地方,我选择跟着他来做事情。”

  在360的5年,验证了李涛在产品上的想法,特别是针对移动互联网的想法。无论是早期坚定的做手机安全到做海外市场,还是当时的“钉子压强”策略,或是到整合营销的方式手法,一直到海外的大策略等,这5年李涛完成了对产品技术团队的管理和对移动互联网产品和产业的理解。

  创业需要格局观

  向着地平线延伸的方向飞翔的人,一定是胸怀梦想的人。

  2014年6月,李涛从360辞职,创立了APUS,意为APERFECT USER SYSTEM(完美的手机用户系统)。有人说他创业前被称为“推土机”,创业后的表现是“战斗机”,全因APUS的成长速度迅猛、业务成绩彪悍:融资方面,A轮融资1亿人民币,B轮融资1亿美元;用户数据方面,APUS用户系统上线一周获取100万用户,20个月时,APUS产品集群全球总用户超6亿。

  李涛的秘密武器是到海外去。

  于细微处见真知,从巴西一个服务员的变化,李涛判断出了新的市场势能。

  2011年,360跟红点投资了巴西一家安全公司,后期这家公司经营不善,在垂死边缘。

  2013年,李涛接手了360的国际化战略业务,9个月的时间辗转了几十个国家,同时,他每季度要坐32个小时的飞机到巴西,去处理这个项目相关事务。同一家酒店的同一个服务员为他提供服务。2013年底,这个服务员用的是功能机, 2014年一季度他就开始用低端安卓手机了,50美金带套餐。

  “这让我意识到巴西市场正由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变。这是在国内看N份报告也无法感知的,我亲身感受到酒店一个服务员的变化,说明这个国家正在变革,而全世界每个国家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随后我走访的印度、印尼等国家也印证了我的想法。”

  李涛嗅到了海外新兴市场变化的契机,而真正坚定他做手机用户系统想法的则是用户亟待解决的痛点。这名服务员想用他的安卓手机跟李涛拍一张合影,打开相机后笑容要保持三秒才能定格,“他还会询问我手机其他功能该怎么用,所以当时我就知晓需要系统性地帮他们解决手机卡慢死机和易用度的问题。”

  如果说这个巴西服务员对李涛的影响在于对市场想法的转变,那么这个想法框架的构建则是在李涛对公司(奇虎360)管理层做国际战略分析和报告之时。“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4月16日,因要准备报告,我花了两周时间去分析全球的市场和发展,包括全球市场的需求,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

  李涛的报告指出:中国市场的人口红利优势已经趋于殆尽,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瓶颈”状态,中国互联网的创新者或企业家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选择,向何处去?

  “当时我做了一个判断,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向垂直领域去,向整个中国人民所有的生活渗透,也就是O2O,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国际化。”

  在中国竞争激烈的红海甚至是血海市场之外,还有30亿乃至50亿没有被开发的、比中国或者美国市场落后 2–5 年的海外智能手机市场。“2年前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发生的事情,现正在这些市场上演;这相当于你回到2年前买彩票或者投注某一场比赛一样,几乎没有不赢的可能。”李涛自信地说。

  同时,移动互联网已经远超传统PC互联网发展,这样快的速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谁能优先给这些智能手机用户提供一个好的产品和服务,用户就记得谁。

  这就是APUS在2014年6月创立的时空背景。“我找到了这个历史阶段发展的最适合我的点,看到整个市场的潮流走势和市场的分布是怎么样,我将处在什么位置。当然,经过10年的各方面的积累,我认为我的势能已经到达最成熟的状态,OK,那我去做。”

  事实证明,APUS成功的主要因素也是顺势而为,也就是顺应了全球互联网市场发展的大趋势,APUS的成长以及获取用户的速度远远超过早期的谷歌、Facebook。

  布局海外,引领中国大航海时代

  李涛的办公桌上有9部手机,有的手机用来打电话,有的手机是用来通信联络,跟大家讨论业务,但更多的手机是在体验产品功能,测试产品不足之处。

  让整个世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所有人,都能通过APUS用户系统,无差别地享有高质量的互联网接入和使用体验——这是李涛的梦想,也是APUS的使命。截至2015年12月底,APUS用户系统用户量超过3亿,APUS产品集群总用户量超过6亿。得益于“一带一路”国家智能手机快速普及,比如印尼、马来、泰国等东盟10国,印度、孟加拉等南亚8国、阿联酋、土耳其等西亚18国,俄罗斯、乌克兰等独联体7国,以及罗马尼亚等中东16国。

  2015年9月,李涛率领团队在印度开展市场活动,两名粉丝连夜坐了12个小时长途汽车,准时抵达活动现场。李涛对印度粉丝的热情程度颇感意外,当他在GMIC展会上看到APUS的展台门庭若市时,他开始真正意识到,APUS在印度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已经不亚于同领域的任何一家公司。

  2015年底,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李涛曾发表演说指出:互联网会彻底改变人类生活,将整个世界迅速拉平,连接为真正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不管是传统经济实体、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兴经济实体,走向全球的过程中,从过去的摸着石头过河到抱团出海,我觉得这是中国经济实力在全球提升的重要体现。”

  2015年底,APUS全球移动孵化基地启动并将投资重点放在新兴市场,新技术以及出海公司等领域,在中国、印度、欧洲等地区投资了数家公司。其中包括英国视频的DSP新型广告服务公司Loopme,中国虚拟现实的领航者焰火工坊,游戏平台商创世乐游、游戏发行商鹿米互动等,以及印度最大的科技媒体IamWire等。

  在APUS全球移动孵化基地启动仪式上,美国天木资本创始人王圃讲述了他第一次听说APUS的故事。

  王圃在2014年底回国接触国内的互联网投资圈子,“当时有人跟我说过APUS,不知道干什么的,挺怪的一个名字。”2015年年初的时候,上海投资界的大佬举办晚宴欢迎王圃,红点的袁文达也在,还有当年投资腾讯的杨晓文。

  “我们大家吃饭都在吹牛,说你投过什么大牛的项目,杨晓文说他投资了腾讯,我们就都不说话了,红点老大就说投资了APUS,因为每个人只能说一个,当时就对APUS有了印象,这么牛的公司能跟腾讯比。”王圃说。

  实际上,当初李涛离职之后,仅仅用了一顿饭,就促成了APUS的首轮融资,又用了45天时间完成了APUS的B轮融资。

  2014年5月,李涛提交辞职申请后,约请了红点投资中国区负责人袁文达,希望通过袁文达在投资界的见识为他提供真知谏言。袁文达是奇虎360的早期投资人,李涛与袁文达因巴西安全公司的投资合作相识。

  “当时我们约在梧桐吃饭,我把对国内外市场的基本面给他分析后,他表示无论我做什么产品,他都支持。就这样,我得到了我的第一位投资人。”

  袁文达见证了李涛在奇虎360的成长,熟悉李涛把360移动业务做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而且我帮助巴西公司的方式方法是可以被复制的,这对投资人而言至关重要。人值得信任,战略清晰,方式方法可以复制,三者促成了投资人对我的信任。”

  非常巧的是,当时北极光的邓锋也在同一个餐厅就餐,经袁文达引荐,邓锋对李涛的想法很感兴趣,随即决定参与投资。

  就这样,一顿饭,李涛顺利拿到了1亿元投资。

  2014年5月底,李涛在红点和北极光的共同支持下,招兵买马创办公司、设计产品……7月初,第一款产品上线,第一周用户量突破100万。到10月份,总用户数突破了4000万,红点和北极光的1亿元投资款正式到账,APUS的发展可谓是箭在弦上。

  “这时,各方投资纷纷上门询问,后来找的人多了,我们就开始考虑要不要再融资。”

  当时李涛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处在高位盘整状态,中国互联网在2014年已经火热,2015年会变得疯狂。“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11月8日,基于对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基本面的判断,2015年资本市场会遭遇寒冬,APUS团队内部讨论决定再融一轮。”

  7天后,APUS融资的消息再一次释出。

  “当时我们制定了一个融资的规矩:不管是谁,大家比赛,谁跑的快谁投,45天内关闭。”

  2014年的最后一天,B轮融资资金1亿美金到帐,整个融资项目顺利关闭。就这样,APUS在成立半年内完成两轮融资,融资总额超1.16亿美元。

  大道至简,悟在天成——完美的常常是简单的

  简单就是真理,简单就是聪明,简单就是厚积薄发的力量。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前途漫漫任我闯

  幸亏还有你在身旁……”

  今天,在APUS扬帆海外,崭露头角的背后,陪同李涛站立着的是他的团队。很多人说李涛“单纯”,就是就事论事、不耍权谋,一路成长也能散财,所以这么多兄弟们愿意跟随他。

  李涛很明白自己要找的是跟随自己一起创业、志同道合的人,创业文化是APUS企业文化与价值观里非常重要的内容。“在未来创业的道路上,你遇到的问题、挑战、挫折将会非常多,也许你今天繁花似锦,也许明日就非常落魄,这时候谁会坚定地跟你站在一起,很重要,所以必须要找到价值观与文化跟你一致的人。”

  APUS企业文化七大关键词中就有“简单”一词,就是简简单单的沟通,简简单单的做事,简简单单的决策。“人与人之间原本可以简单的多,搞的太复杂了,谁都看不懂,连自己都看不懂了。”李涛认为,做事情复杂繁琐往往是因为智慧没有到位。李涛要求APUS团队的成员们,复杂的事情要简单做,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用心做。“长期坚持下去,这世界上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APUS的团队到目前为止,总共是160人左右。从团队规模的角度上说,整个APUS的团队并不是非常庞大,李涛和他的团队一直奉行着一个原则——百万法则,就是,每一个员工都要支持超过100万美金以上的市值,每一个员工都要支持100万以上的用户规模。

  创业家也是生活家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生活中,理工科毕业的李涛有着他感性的一面,文采斐然。阅读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在午休或工作之余,李涛会抽空阅读;此外,他每次出差都要随身携带一本书,便于飞行时间阅读。

  李涛经常对员工说,希望所有员工热爱生活,多读书。他在《2016年致员工新春寄语》中说到:“多陪陪父母家人,少看手机,多看看孩子的眼睛,爱人的笑颜,父母鬓旁的白发,给家人更多的微笑和耐心,用心去感受他们对你的关心和爱;如果有时间,读两本书……当一种知识、一种思想,经过数十年数百年的淘汰,最终沉淀下来,那必然是人类文明中闪亮的一粒珠宝,必然是人性中值得我们思考,并能够给予我们人生指引的;多读书,或许不能一下子帮我们解决什么当务之急的问题,但,它必然能够起到引发我们思考,培养我们的心性,指引我们人生方向的作用,帮助我们谱写我们各自人生的主旋律……”

  正是由于对生活和事业的热爱,李涛的心态很年轻。他在公司经常强调,大家要有“上帝之眼”,培养自上而下的系统性思维,能够向上帝一样俯瞰当下所做的事情。清晰地认识到你所做的事情在整个公司战略里的位置是什么,你所做的事情在个人成长从过去到未来的位置是什么,你所做的事情在整个行业、产业内的位置是什么,对于改变这个世界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人生为大事而来,创业需要格局观。”——这是李涛在《华商启示录》节目录制结束前的真诚分享。如果把人生当做一盘棋,那么人生的结局就由这盘棋的格局决定,想要赢得人生这盘棋的胜利,关键在于把握住棋局。因此,李涛和APUS团队们时刻要求自己培养全局观和系统思维能力,每个人要培养自上而下的系统性思维,能够像上帝一样俯瞰当下所做的事情,在筑梦的路上,拥有开放心态和足够大格局。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