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科技 > 风险投资 > 正文

字号:  

君联资本刘泽辉:投资就像结婚 闪婚不是好方式

  • 发布时间:2015-11-27 16:05:54  来源:新京报  作者:郭永芳 王鹏  责任编辑:汤婧

  刘泽辉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君联资本文化体育产业基金负责人。他主导投资项目超过20家,其中有5个IPO,3个并购退出。君联资本是联想控股旗下独立的专业投资公司,在管美元及人民币基金总规模超过200亿元人民币。重点关注中国的创新与成长机会。

  刘泽辉于2006年加入君联资本,至今已是第十个年头,目前为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君联资本文化体育产业基金负责人。

  在刘泽辉看来,投资就像结婚,“闪婚”不是好方式,有些早期项目确实比较难理解,双方必须有一个认知过程,需要长期跟踪,他一般跟踪周期是3-6个月。对于投后服务,他认为要分门别类,对症下药,最好的投后服务是不服务,这证明了投资方选对了创业者。

  投资时最主要看人

  新京报:看你们挑选的项目中,人和项目是并列关系吗?

  刘泽辉:不是。通常情况下大家讲的都是天使阶段看人,但到了B轮也要看人,人还是首位。

  做投资的,投资前是甲方,投资以后就是乙方。如果被投企业的带头人真是坏人,一心想骗钱,投资方是监管不住的,因为对方有各种高超的手段把钱取走。所以要找自己认可和喜欢的人,哪怕到了后期,人也是最重要的。

  新京报:要是人一般,项目本身却是一流呢?

  刘泽辉:我的做法是也不会投资。因为很多项目刚开始投可能方向上出点问题,但是如果人品好、能力强会把项目扳回来。不能出道德风险。哪怕交往了很长时间,一定是看细节。不去验证,很难去看到的。

  新京报:如何验证?

  刘泽辉:过去投过的100多个项目中获得很好的业绩,很重要一点还是在CEO个人的愿景或者个人的追求。企业家认为自己是大树或小草,是没有孰对孰错的,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人生价值。很多欧洲小而美的家族企业非常好,一辈子不想上市就想多花时间陪陪家人,为员工谋取福利,每年赚钱也很嗨。

  但这不是我们做投资所追求的企业家,我们肯定是希望他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企业家是特殊群体,是特殊材料构成的。

  设专项基金不是随波逐流

  新京报:君联资本为什么选择文化体育作为新基金的方向?

  刘泽辉:君联文体基金,主要投资文化娱乐、体育休闲、创意消费领域。以成长期及扩展早期为主,战略投资早期项目。最近两年泛文化产业大发展,君联资本设立专项基金也并不是随波逐流。

  新京报:三个领域具体有哪些触角?

  刘泽辉:文化娱乐即影视、音乐、文学、ACG等满足年轻人的生活娱乐方式。我们投资了耀莱影院、布卡漫画、考拉FM等娱乐龙头企业。创意消费也称时尚消费,在这个领域,尤为看重的是基于社群和IP运营的消费。体育休闲则包括体育和旅游。

  新京报:有没有海外经验或者数据支撑不是随波逐流?

  刘泽辉:从国外经验来看,当人均GDP到4000美元文化开始迅速发展,人均GDP到7000美元后,体育开始发展。文化娱乐发展在前,体育发展在后,这也是发展的规律。体育是奢侈品,需要有时间、钱,同时身体也要好,中国现在发展阶段到了,投资文化体育产业的时代到来了。

  旅游业合并潮,投资依然有机会

  新京报:随着最近投资速度放缓,旅游行业巨头开始合并,比如去哪儿和携程。这时候成立文化体育基金,会不会“被打”?

  刘泽辉:不会。有三个方向是值得投资的。首先是要素资源。这是君联资本此前密集投资的领域,比如神州租车、神州专车、布丁酒店、小猪短租和优客逸家均属于这个范畴,这些产业链最上游要素资源的日益紧俏。

  其次是C端新入口。比如君联投资的度周末就绕开了与传统旅游行业以及本地生活行业的巨头,在中间地带提供了周末休闲服务,可能成长为一个新的C端入口。

  再次就是创新型平台。比如君联投资的同程旅游,是国内最大的休闲游度假平台。今年刚获得万达、君联、中信资本的投资。

  新京报:预估这个市场有多大?

  刘泽辉:现在是几千亿级别的市场,国务院46号文提到了到2020年体育市场规模达5万亿;中国当前大部分消费虽然还在服装、鞋帽以及器械上,但是付费意愿已经开始慢慢培养起来了,尤其是年轻人不太愿意去买盗版,版权价值开始慢慢实现。

  新京报:所投领域人群有没有定位?

  刘泽辉:核心人群是年轻人,80后、90后甚至00后这个群体。80后之前的人群是被免费盗版培养起来的,消费意识不一样。此外,现在的文化的形式和过去发生了很多变化,过去是单一中心单核的市场,今天变成了多元化的,尤其在90后群体当中更明显。

  投资不回避资本的血性

  新京报:提到体育文化,联想到的是前卫,那你们投资经理构成是怎样的?

  刘泽辉:最近招聘了90后投资经理,主要是想让团队更年轻化,告诉我们这些70后年轻人在玩什么、干什么。

  新京报:在找项目上,你们一般如何操作?

  刘泽辉:首先是“事为先”。企业的可持续成长作为投资来讲,一定是所追求获取合理回报重要的基础,其中判断企业本身在里面是不是有这个基础和能力,很关键是团队,团队里面最核心的就是领头人的问题,这也就是“人为重”。

  当然,君联文体基金的投资主要在B轮以后,少量的A轮。通常情况下看项目是从天使轮开始跟踪,帮助看好的这家企业介绍资源、前期找投资等,等这家企业长大以后再水到渠成去投就好谈了。

  新京报:会不会遇到培养大后不让投的情况?

  刘泽辉:一定会有这样的项目不让投,但是好项目都是培养和跟踪出来的。就像结婚,通常情况闪婚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式。谈婚论嫁和投资是一样的,有些早期项目确实比较难理解,双方需要有一个认知过程,需要长期跟踪。

  新京报:一般跟踪项目多久?

  刘泽辉:至少3-6个月,最长的有2年。其中我自己投资过一家公司,其负责人一直强调自己不缺钱,因为从公司角度考虑会想为何要你的钱来稀释股份。但任何一个公司想有大的发展一定都缺钱、缺资源,因此跟踪帮助了两年,介入了投资。

  所以我们投资一般不回避资本的血性,但要投资一家公司一定是彼此互相喜欢,这就包含了对项目和人都喜欢。

  新京报:除了资金,你们还会给创业者什么额外福利?

  刘泽辉:大家都讲的帮忙不添乱。最好的增值服务就是不服务,投资人花了很多时间找了一个好项目,对方把所有事情做好了,就不需要你的增值服务了。

  我们投资一般不回避资本的血性,但要投资一家公司一定是彼此互相喜欢,这就包含了对项目和人都喜欢。 ——刘泽辉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郭永芳 王鹏

  本版摄影/王嘉宁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